细菌性阴道炎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超级生物探寻指南1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哪些皮炎医院好 http://m.39.net/pf/a_8833134.html
超级生物探寻指南[美]马修·D.拉普兰特著胡小锐钟毅译献给海蒂·乔伊引言大自然的杰出使者祖里已经满月了。虽然体重比我重,但它跑得比我快,也更有活力。当它踢着尘土和干草,从象妈妈身边跌跌撞撞地朝我跑来,把还没有长大的鼻子伸到我的相机前面的时候,我禁不住笑了起来。尽管过程有一点儿曲折,但我还是得偿所愿了。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最激烈的那几年,我一直在美国盐湖城的一家报社工作,从事国家安全方面的报道。为了报道伊拉克战争,我曾三次踏出国门,亲眼看到了死亡、绝望和凄凉的场景。回国后,每天听到的又是关于诈骗、虐待、绝望和愚蠢行为的新闻报道,当地一家军事机构接连发生自杀事件,军人们因为在一家超级基金场所[1]工作而身患重病,诸如此类。一场又一场军人葬礼接踵而来……每一天,我都感到伤心、愤怒,因此,我觉得自己需要做点儿什么。于是,我问编辑:“你能不能让我偶尔写一些快乐的东西呢?”“比如说?”他问道。“比如说,小动物。”我回答。“走开!”他说。第二天、第三天,我又分别找了他一次,才最终说服了他。在不影响工作进度的前提下,我可以写一写当地的动物园。一年后,我来到了一头幼象的面前。“嘿,小家伙。欢迎来到这个世界。”我轻声地打着招呼,仿佛面对的是我襁褓中的女儿。跑到我面前后,祖里停了下来。过了几秒钟,它把灰色的大耳朵伸展开来,歪着头,然后飞快地跑向拖着灰色肚子的母亲。一会儿工夫,它就跑回母亲身边。然后,它开始在泥里打着滑,翻着跟斗,还在干草堆里打滚。[2]我一下子被它迷住了。其实,我本来就对大象情有独钟。我至今还记得我第一次去动物园的情景。更确切地说,我至今还记得那次看到的那些大象,特别是其中一头名叫斯莫基的非洲公象。在小得可怜的混凝土围栏的映衬下,它的身躯显得尤其庞大。我站在它的面前,在满心欢喜的同时,一股敬畏之情油然而生。竟然真的有这么大的动物!随后几年里,我经常会梦到它。我在上学用的笔记本里为它画像,还在日记里记录了一些关于它的故事。像我这样对异乎寻常的事物情有独钟的孩子,当然不会少。孩子们天生就着迷于极端事物。如果你对此表示怀疑,就不妨做一个实验,看看能不能把小学生手中的《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》抢过来。上二年级时,我得到了我的第一本《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》,那是我从沃里克小学读书俱乐部订购的。拿到手之后,没过几天就读完了,我又从头开始读了一遍。我女儿8岁时,也经常翻看我放在桌上的《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》,一看就是几个小时。她当然会乐此不疲,因为这套书里有无穷的乐趣。世界上最古老的热带雨林在哪里?[3]哪种昆虫蜇人最痛?[4]哪种恐龙尾巴最长?[5]所有这些,书中应有尽有。此外,书中还列出了一些有人为因素的纪录,例如年,一个叫约瑟夫·托特林的家伙,在烈焰焚身的情况下被一匹马拖行了米,目的是赢得一个值得商榷的荣誉:在浑身着火的情况下被拖行的距离超过人类历史上的所有已知纪录。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呢?我们为什么会关心这些纪录呢?其他动物在面对最大、最快、最强壮或者其他的极端品质时往往会不以为意,但我们总是十分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